• 职业买手爆料
  • 中立态度甄选
  • 品质消费推荐
首页 > 神技能 > 男孩喝止咳药水上瘾 滥用药物身高萎缩12公分

男孩喝止咳药水上瘾 滥用药物身高萎缩12公分

作者:惠喵来源:惠喵时间:2016-05-30 18:22
百个“止咳水”空瓶的突然出现,让王雪(化名)惊呆了:儿子从海外留学回国后,在一家诊所老板的引诱下,喝“止咳水”上瘾,瞒着她喝了6年,花掉数十万元。让她痛心的是,儿子还没结婚,但是身体已经喝垮,不仅精神萎靡不振,内脏也受到严重损伤。


  “这两种叫做‘联邦止咳露’和‘立健亭’的止咳药水,是国家严格管控的处方药,怎么能没有处方就开出?怎么能让人一天喝10几瓶?这不是看病,这是要命!”近日,王雪拨打本报读者热线968820讲述了儿子的遭遇。

  记者走访发现,我市一些药店确实存在违规售卖须凭处方购买的咳嗽药水的现象。

  痛心母亲

  喝“止咳水”上瘾 儿子出现异常

  王雪是在无意中发现儿子喝“止咳水”的。从儿子口中得知事实的那一刻,她顿时血压上升,整个人晕倒在地上。

  那天是11月13日,王雪发现儿子的手抖得厉害,精神也有些恍惚,随后她在家里发现了上百个“止咳水”空瓶。“就是这些止咳水,让他变成了这般模样!”王雪的儿子今年29岁,之前在海外留学时得了肺结核,23岁那年回国后,住在凯旋广场附近,而王雪大部分时间在外地工作,没办法实时了解孩子的情况。

  “有一天晚上,他身体不舒服,叫了附近一家诊所的老板到家里给他打点滴。”王雪说,在她的追问下,孩子说出了整个过程:这家诊所距离凯旋广场不远,双方认识后,诊所老板向王雪的儿子推荐了一种“止咳水”,“就是那种‘联邦止咳露’,诊所老板还教我儿子用这种药水加可乐喝,然后他慢慢就上瘾了”。

  王雪表示,“联邦止咳露”刚开始很有效,但孩子渐渐离不开它,喝的量也越来越大,“后来一天要喝十几瓶,不喝就不舒服”。然而,要买这种药水,只有找那家诊所老板,“刚开始一瓶卖30几元,后来卖到一瓶55元,还推荐了一种叫‘立健亭’的止咳水”。

  黑心老板

  一次卖120瓶 6年敛财数十万

  知道真相后,王雪查了一些资料,得知“联邦止咳露”和“立健亭”因为含有可致人成瘾的成分,都是国家严格管控的处方药,必须凭处方开具,且不能大量售卖,“可是,诊所老板竟然一次卖120瓶‘止咳水’给我儿子!”王雪说,而且老板每次都要求先交6600元现金再给药,“120瓶药,10来天就喝完,兑着可乐就像普通人喝水一样,每天从早喝到晚。这是看病还是要命啊?”王雪愤怒地说。

  记者见到王雪所说的那两种“止咳水”,上面都写着“复方磷酸可待因口服溶液”。一种标注英文“New Anticol”,“Anticol”就是“联邦止咳露”,标注的厂家是“深圳致君制药有限公司”,没有标明成分;另一种是“立健亭”的牌子,厂家标注为“南昌立健药业有限公司”,成分注明“每1ml含磷酸可待因0.9mg,盐酸麻黄碱1.0mg”。记者了解到,无论是可待因还是麻黄碱,摄入量达到一定的程度,都可让人成瘾。

  上瘾之后,孩子一直瞒着母亲,甚至要求身边的人也不能说出去。王雪说,孩子偷偷喝了6年,不仅在那家诊所花了数十万元,更要命的是把身体喝垮了。

  揪心后果

  肝肾严重损害 精神也受影响

  “我的孩子现在已经喝掉半条命了!”王雪说,长期大量饮用这些“止咳水”,对她儿子的身体造成了严重危害,“肚子和十月怀胎一样大,大小便很困难,肝肾损害也很严重,精神方面也有影响”。

  王雪表示,得知孩子是在那家诊所买的“止咳水”,她打电话和对方理论,“没想到他还说这个就算喝死了,和他也没什么关系”。发现对方不肯认错,王雪和家人找到了这家诊所,双方争吵起来,进而发生冲突。

  “我儿子的车经常停在这家诊所门口,附近的人也可以作证。我怀疑这家诊所还把‘止咳水’卖给其他人,不能再这样害人了!”王雪愤怒地说。

  记者上周五找到这家诊所时,发现该诊所已经关门。记者拨打诊所电话,也没有人接听。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记者调查

  售卖处方咳嗽药

  部分药店“不设防”

  不用登记,不用核对身份,就能随意购买

  记者了解到,“联邦止咳露”和“立健亭”也被一些人称为“神仙水”,喝了可以让人兴奋、离不开,“就像吸毒一样,心理依赖性很强,要戒掉很难。”厦门仙岳医院的专家对记者表示。

  内幕

  地下渠道有人售卖“止咳水”

  那么,这些药品是否可以轻易得到?连日来,记者暗访了岛内18家正规药店和诊所,均没有发现它们的踪影。“这两种药长期喝的话,不仅会上瘾,而且对身体有害!”一家大型医药连锁店的店员对记者说,他们没有销售这两种“止咳水”,而且建议记者除非有医生许可,否则尽量不要服用。

  不过,记者掌握的实际情况是,这类“止咳水”并没有完全销声匿迹,在一些地下渠道,仍然可以买到。在一些地方,这类“止咳水”一度成为毒品的替代品,加上销售这类处方药的风险比毒品小得多,甚至有人专门销售这类“止咳水”,高价卖给上瘾者,牟取暴利。

  公开报道的信息显示,在香港和广东,乃至一些内陆省市,都屡屡发生过青少年大量服用“联邦止咳露”和“立健亭”寻求刺激的案例,甚至有青少年为筹资买“药”,走上犯罪道路。而香港和广东的有关部门,也均针对非法出售此类药物,组织过专门的查处打击。

  仙岳医院专家透露,在闽南地区,类似的情况同样存在。“我们至少收治了十几例这种类型的患者。”该专家说,“止咳水”成瘾的患者,不仅会出现牙齿变黄、全身大汗淋漓、坐立不安等症状,还会对人体内脏造成损害,甚至导致患者出现被迫害等幻觉,“之前收治一个25岁的小伙子,喝‘止咳水’5年花了100多万元,甚至给家里人下跪、写保证书,但是车子一开到药店门口,就会停下来要去找‘止咳水’”。

  暗访

  处方咳嗽药想买就能买

  另一个值得忧心的事是,尽管“联邦止咳露”和“立健亭”难见踪迹,但另外一些必须凭处方购买的咳嗽药,的确存在失于管控的现象。

  记者初步了解到的情况是,多数咳嗽药水都含有可待因、麻黄(或麻黄碱)、阿片、罂粟壳之类的致瘾成分,严格遵照医嘱适量服用的话,通常不会上瘾,但过量服用或多或少都有成瘾的可能。而根据致瘾可能性的高低,咳嗽药水又可粗略分为三类:一类是包括“联邦止咳露”和“立健亭”在内的“猛药”,这类药物因为同时含有可待因和麻黄碱,效果叠加,更加容易上瘾,因此国家管控比较严格,目前厦门多数药店已不售卖;另一类药物致瘾性较低,但同样是需要严格管控的处方药,例如常用的“复方甘草口服溶液”,一般药店有售,但必须凭处方开具;第三类药物致瘾性更低,属于非处方药(OTC),可轻易在药店买到。

  记者在走访的18家药店和诊所里随机抽取了4家,分别购买了太极、马应龙、福州海王金象等三个品牌的“复方甘草口服溶液”(均为处方药)。第一家药店明确要求记者出示并登记身份证,才能购买;第二家药店只要求记者写个名字,不需要进行身份核对;第三家药店则什么都不要,直接就能购买;第四家药店同样对这款处方药“不设防”。据了解,“复方甘草口服溶液”每10ml中含有复方樟脑酊1.8ml,而复方樟脑酊内含可致人成瘾的“阿片”。

  记者同时还购买了九芝堂的麻杏止咳糖浆、太极的百咳静糖浆(低糖型)、滕王阁的强力枇杷膏(蜜炼),以及“复方愈创木酚磺酸钾口服溶液”等几款非处方药,发现里面分别含有麻黄、罂粟壳、盐酸异丙嗪等成分。在百度百科里,“盐酸异丙嗪”的“不良反应”一栏里,有一条就是“儿童用本药若剂量较大,可产生谵妄(症状为胡言乱语、精神兴奋)”。“虽然是非处方药,但还是要注意用量。”一位医生对记者说。
本文已有151人浏览加载

最新爆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