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职业买手爆料
  • 中立态度甄选
  • 品质消费推荐
首页 > 神技能 > 武汉火车站砍人嫌犯母亲像死者家属道歉

武汉火车站砍人嫌犯母亲像死者家属道歉

作者:惠喵来源:惠喵时间:2016-05-30 18:22
砍人嫌犯母亲道歉,事发前一天曾求助母亲和堂兄。2月18日中午12时25分,在武汉市武昌火车站附近,发生一起恶性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胡某东因每碗面1元钱的差价,与面馆老板发生口角纠纷,随后持面馆菜刀,将面馆老板姚某头颅砍下。


  事后了解,砍人嫌犯系四川宣汉人,现年22岁。死者为湖北十堰人,现年42岁,在此经营面馆一年左右。

  2月19日晚,记者赶到胡某东一家人的现居地宣汉大竹县牌坊乡太平桥,2013年胡某东一家从宣汉老家搬到了此地。记着赶到太平桥时,胡某东的母亲冉女士在家,父亲胡某华在西宁打工。面对记者的采访,冉女士掉下了眼泪,称自己是19日下午才知道儿子杀了人。得知儿子在外惹了这么大的事,冉女士不知如何是好,称都是因为没管教好儿子,给人家造成这么大的伤害,真心对死者的家人说声“对不起”,后面将积极配合警方的调查。


 事发前一天曾求助母亲和堂兄

  据胡某东的母亲冉女士介绍,原本计划胡某东与父亲一起到西宁堂兄承包的铁路工地上打工,但其拒绝前往。初十早上,回到宣汉三墩老家的胡某东独自坐车到达州城,后来离开了达州,不知去向。2月17日下午4点左右,一位姓蔡的先生从湖北打来电话,她才知道儿子在湖北。

  2月19日晚10点,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通过查询当天的通话记录,联系上蔡先生。蔡先生说:“当天4点左右,胡某东穿着拖鞋,留着鼻涕,在武汉宏基汽车站(距离事发现场很近)向我求助,要我帮忙向他家人要点钱。”蔡先生当时想帮他打了电话后再帮其买碗面条吃。“但等我打完电话,发现他就一个人跑到车站去了”。得知18日的命案就是胡某东犯下的消息后,蔡先生特别震惊:“太不可思议了!”蔡先生回忆说,胡某东当时找到他帮忙时,思维比较正常,除了看到他冷和饿之外,其他并没什么异样。

辍学前听话去年才为他办残疾人证

  冉女士介绍,以前在宣汉县三墩中学念的初中,但由于成绩不好,初中没有毕业便辍学,十六岁开始外出打工。此前与堂兄一起在外面修铁路。冉女士说,到儿子辍学前,都表现得很好,也很听话,那时候在老家时,回了家还主动干农活。出去打工后,脾气慢慢变得不好。

  去年二三月份,胡某东精神出现异常,家里带他到达州城里去看病,不料还被医媒子带到一个小诊所骗了2800多元。去年4月中旬前后,家里又将他带到宣汉土主镇上的精神病医院治疗,前后一个多月时间花了1万多元。情况有所好转,7月份又随父亲一起出去打工。

  越来越暴躁,春节在家差点打倒母亲

  冉女士表示,家长两方家里都没有精神病遗传。对于儿子越来越暴躁的脾气,冉女士却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今年春节,他爸爸让他吃完饭后洗碗,没想到他居然提起啤酒瓶要打他爸爸,被我及时劝阻了。由于在言语上有点冲突,他还差点把我打倒。后来,我没办法只好躲着他。”堂兄胡先生介绍,担心胡某东在家里惹事,曾刻意将其带到工地上两年多。但他经常不服管教,“这两年来跟我打过几次架”。去年在工地上,胡某东不但动不动就跟别人吵闹打架,而且在工地上搞破坏,行为举止越来越离谱。在大竹县牌坊乡太平桥,胡某东的邻居称他们搬到这里后,有邻居给了他们一点儿地种菜,刚开始还经常看到他到地里劳动,比较听话。最近两年看到他说话做事有点儿异样,但不是特别突出。“突然听说他在外面杀了人,还是没想到发生这么大的事情。”

  “那个娃儿不爱跟人说话年前才知他有精神残疾”

  “那个娃儿看起有点憨,就是不爱跟人说话交流。”2月19日晚,宣汉县三墩土家族乡龙虎村村支书尹某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胡某东一家人在几年前就搬到大竹县去了,可能那边条件要好些,但他们的户口还在宣汉老家,所以在宣汉办的残疾人证。由于目前的龙虎村属于合并村,尹某与胡某东原本属于邻村,因此,尹某对胡某东一家人并不是很熟。据尹某介绍,大约有10来年没看到过胡某东了,但对他还有点印象——不爱跟人说话。胡某东的伯父现在还住在三墩,但现在搬到场镇上去住了。尹某说,胡某东有精神残疾这个事是年前才知道,交农保的时候他们才把他的精神残疾证拿来。

去年在当地精神病院住院被诊断出有精神障碍

  据知情人士透露,胡某东曾于2016年上半年在宣汉县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后情况有所好转,于2016年6月25日出院。宣汉县精神病医院对胡某东的精神检查给出的结论是:意识清楚,定向力完整,计算力差,衣着整洁,接触交谈尚差,问话部分切题,易激怒,坐立不安,未引出幻听症状;思维逻辑障碍,情感不协调,自知力缺失,社会功能明显受损。诊断意见是:精神发育迟滞伴精神障碍。

  出院后,胡某东的家人于2016年10月向宣汉县残疾人联合会提出了精神残疾申请。宣汉县残联根据宣汉县精神病医院给出的精神检查结论和诊断意见,确定胡某东精神残疾二级,“一切都是合理合法,按照程序办的。”据知情人士介绍,精神残疾分为四级,一级为最严重,二级次严重,四级为精神最轻残疾。但精神残疾的定级不适用于司法机关,司法机关在办案量刑等方面,对于精神方面的问题单独有一套标准。

  16岁出去打工开始他的性格开始变了

  “他小时候很听话,家里人的衣服都是他洗,还经常主动做家务,当时家里有4头猪1头母牛,他放学后会把猪食准备好,还会给牛准备草料。”胡某东的母亲冉女士说。胡某东在牌坊乡的邻居张先生也说,胡某东和家人一起刚搬过来时,虽然不爱说话,但对人很礼貌,也经常帮家人干活,但最近两年却感觉“像变了一个人”,也不知到底咋回事。“大概十六岁的时候,他开始出去打工,也是从那时起他的性格开始变了。”冉女士说,出门打工后,他不像以前那么听话了,有时候会跟家人顶嘴。“他出门打工这么多年,一直没存到钱,平时有钱的时候,他花钱也是大手大脚的。”冉女士说,胡某在青海西宁与父亲一起打工时,曾在一天之内花掉了700元,其中400元是为了租车从西宁前往工地。冉女士介绍,为了让儿子以后能自己养活自己,家人和亲友最近几年都曾劝他学手艺。“他学过理发、摩托车维修、木工,但都没有学成功。”冉女士说,去年春节和今年春节,胡某东的师傅们还给他介绍过工作,但胡某东最终都没有去,因为他不想被人管。2014年春节期间,胡某东在家里和5岁的妹妹抢电视遥控板,“我们以为他会让着妹妹,没想到他突然发火,竟然用跳绳的绳子打妹妹的脸。我们看见后,立即上前制止,他还提起板凳准备打我们,被他爸爸拦下了。”冉女士告诉记者,那个时候,他们觉得儿子已越来越不正常,当时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直到2016年去医院检查,才发现他患上了精神疾病。冉女士指着家里的几个残损的坐凳说:“家里的门和凳子,都被他摔坏了。”
本文已有322人浏览加载

最新爆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