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职业买手爆料
  • 中立态度甄选
  • 品质消费推荐
首页 > 神技能 > 学生刷单负债百万 校园贷成风险集中区

学生刷单负债百万 校园贷成风险集中区

作者:来源:今日值得买时间:2016-05-30 18:20

校园贷产生的连锁反应让人应接不暇,前有学生因无力还贷而跳楼,后有学生为还贷而援交。近期,吉林某高校学生举报称,该校学生梁某联合校园贷客户经理及线下代理商找学生“刷单”,导致学生巨额钱财被骗,再次暴露了行业中的漏洞。

客户经理伙同代理商“打理”多个平台 刷单学生多头借贷

今年读大一的刘钰是吉林某高校的一名学生。今年四月,她通过室友杨雪认识了同级的梁某。梁某告诉刘钰,他们正招兼职学生,在各大分期购物和分期贷款平台上为“内部人员”刷单,并承诺每单给三百元的酬劳。

而不久前,刘钰所在的学院学生会以“外联”的名义让同学们帮忙刷过单。当时学生会成员要求同学们在某平台上分三期贷款900元,而后同学们贷出的钱都被及时还上。出于此次可靠的经历、熟人的介绍以及较高的佣金,刘钰和其他三位好友欣然答应。

四月初,趣分期的“客户经理”在梁某的带领下来到刘钰所在的寝室,指导她们办完在线申请、资料填写、提交身份证明及在校材料后,与她们签署了纸质合同。刘钰在趣分期上成功申请了3500元的借款。

几天后,在趣分期“客户经理”、梁某和杨雪的带领下,刘钰与三位好友前往长春市安华大厦完成其他分期平台商品的线下购买。

在大厦的一间手机店里,刘钰见到了分期平台的线下“代理商”。据刘钰介绍,“代理人”是该手机店的老板,而该手机店则是分期手机的线下售卖点。

“代理人”指导刘钰等人填写了网上的相关信息,冒充学生家长与分期平台的审核人员进行了通话,并与学生完成了合影,最后签署了纸质合同。一切准备就绪后,“代理人”从自家的手机店里拿出多款手机与刘钰等人完成合照,证明“货已收到”。在刘钰等人和手机完成合照后,手机当即被其收回,放在店里“套现”。

“代理人”分别帮刘钰办理了分期乐、嗨钱和人人分期三个平台上高档手机的购买。与刘钰同去刷单的同学也都在多个平台上同时购买了商品,其中大部分商品分24期还清。

从大厦出来后的当天下午,梁某指导刘钰完成了名校贷上的借款。“名校贷只需要网上申请就行,梁某帮我填写完了一切信息,我自己念了一段名校贷给的文字,录成视频就办妥了。下午申请的,晚上就通过了,也就四、五个小时左右。贷款的金额是一万五,实际贷出的金额只有一万多一点。”刘钰回忆道。从名校贷贷出的金额,刘钰最后通过支付宝转给了杨雪。

“每个分期平台都有贷款限额,有的额度只有几千块。但是梁某等人替我们申请了多个平台的借贷,这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刘钰说,前去“刷单”的同学都存在多头借贷。

刘钰在以上提到的五家分期平台上均有借贷,本息共计四万八千元,而同去的另外三名同学,据称本息合计达十万余元。

四月下旬,刘钰陆续收到了杨雪给的第一期还款;五月下旬,刘钰再次收到了杨雪给的第二期还款。

然而,被梁某等人以刷单之名卷入其中的学生并不仅仅只有刘钰,在此之前,已有不少学生在梁某的“撮合”下干起了刷单业务。而他们在几个月里却迟迟等不到梁某的还款,无奈之下不少学生用自己的钱填补“窟窿”。

终于在5月底,多名学生家长前往梁某所在的吉林某高校向学校反应情况。在没有得到满意答复后,学生家长前往当地派出所报案。

5月27日,刘钰等人强烈要求梁某同自己签署了借款合同,合同里借款人是梁某,责任担保人则是杨雪。

不久后,刚满18岁的梁某被长春市福祉大路派出所刑拘。而杨雪由于涉案金额没有达到五千,派出所不予拘留。记者向长春市福祉大路派出所证实:截止目前,被刑拘的只有梁某一人,案件还在进一步侦查中。

梁某被拘已有两个多月,分期贷每月的还款却依旧要刘钰等人自己承担。杨雪告诉刘钰,她们(梁某和杨雪)只是拿“小头”,“大头”都被所谓的客户经理或代理商拿了,而这些钱都是手机套现和刘钰等人转给她们的贷款所得。

“前期之所以可以偿还,是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从骗取的下一批学生中抽取。涉及其中的不少学生为抽取提成再发展下线,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刘钰告诉记者。

刘钰等人对周围的同学做过不完全统计,因分期刷单而涉及梁某案的受害学生达到了二十余人,涉案金额已超过百万,不过数额尚未得到警方确认。“不仅仅只有我们学校,周围几大高校的不少学生均被卷入其中。”刘钰说。

福祉大路派出所表示,从拘留梁某到现在,陆陆续续有学生前往派出所报案,9月份他们会将案件移送到检察院,进行审查起诉。

 

此外,据吉林某高校的多名学生反映,梁某还“撮合”不少学生给高利贷进行所谓的“刷单”。 李宇便是其中一例,他与其他受害同学做过初步统计,包括分期贷和高利贷两部分的涉案金额已经达到两百多万,而李宇自己有两万六千元卷入其中。

早在2009年,银监会一纸禁令叫停了大学生信用卡,而多家银行因坏账率高,也曾经陆续停发了校园信用卡,使大学成为了网络信贷平台争相追逐的“跑马场”。随着网贷在大学的逐渐火热,越来越多的问题也被暴露出来。

以不久前因无力还贷而跳楼自杀的大学生郑某为例,其冒用或借用同学身份信息网贷,欠下60多万巨款,而其父一生的积蓄只有7万元。该事件也让大众开始反思目前的分期平台在贷款人真实性审核和还款能力评估上所存在的不足。

此次发生在吉林高校的刷单诈骗事件也暴露了校园贷中间环节的漏洞,给了诈骗者可趁之机。

平台回复:涉案学生说法夸张 会依据法律规范操作

记者联系名校贷和趣分期的相关负责人。

对于刘钰反映的录了视频便可以贷出上万元,名校贷表示,“这种说法非常夸张,我们有自主研发的水滴风控系统,依据借款人的综合情况,配置科学合理的借款额度。此外,把每个月还款金额控制在几百元,绝大多数大学生是可以承受的。对于不能正常还款的用户,我们会依照相关法律规范操作。”

对于刘钰等同学因为替客户经理刷单而被骗一事,趣分期表示对于员工参与欺诈持零容忍态度,一旦发现,将对员工进行严肃处理,事态严重者将交由相关法律部门处理。

律师意见 :依据“先刑后民”原则 审判前可暂停还款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北京兰台律师事务所的包华律师,包华表示,从目前学生所反映的情况来看,很难判清其中的职责关系。但根据“先刑后民”(先处理刑事案件后处理民事案件)的原则,学生们在审判结束前可暂停还款。

 

本文已有970人浏览加载

最新爆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