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技能 > 男子为复合砍女友家人 女友弟弟和母亲死亡

男子为复合砍女友家人 女友弟弟和母亲死亡

作者:来源:时间:2016-05-30 18:21


与女友分手后为求复合,38岁男子鲁卫东酒后翻墙进入女方家里,打算迫使对方主动联系自己。但在行凶前,女友微信留言给鲁卫东称拒绝复合,同时其发现弟媳称要给女友介绍对象,恼怒的鲁卫东持菜刀将女友弟弟和母亲砍死。

昨日,鲁卫东被控犯故意杀人罪在二中院受审,作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女友黄女士和父亲到庭参加庭审。鲁卫东当庭认罪并表示愿意赔偿,但女友及其父亲坚称要其“杀人偿命”。

称被女友微信激怒 决定行凶

昨天上午9点40分,身穿黑色衣裤的鲁卫东被法警带入法庭。检方指控,鲁卫东因对女友黄女士与其分手不满,于去年8月31日凌晨3点,翻墙进入女友在房山区阎村镇的暂住地,用菜刀砍击女友28岁的弟弟,以及闻声赶来的女友55岁的母亲,造成二人创伤失血性休克死亡和创伤失血性休克合并颅脑损伤死亡。

“属实,我认罪。”对于检方的故意杀人罪的指控,鲁卫东称认罪悔罪,并在庭审中多次哽咽、落泪。

据鲁卫东称,其与黄女士恋爱6年,案发前半月左右,女友突然称二人在一起不合适,在微信和电话中将其拉黑,因无法与女友联系又想求复合,鲁卫东私下登录女友微信留言。

鲁卫东说,案发前一晚,他在大兴的暂住地喝酒后,再次登录女友微信发现对方未回复其留言,打电话也联系不上,遂开车到女友在房山的暂住地寻找。

在车上,鲁卫东看到副驾驶上放着家里切羊肉用的菜刀,“她家刀不快了,本来要送过去,后来被我忘在车上了。”鲁卫东说,其在半夜到达女友家,见屋里没开灯,就搬了个破沙发翻墙进院。

“心里害怕,所以没有惊动她家里人”,鲁卫东说,在女友家厨房,他再次登录女友微信,看到女友回复留言“说我不值得可怜”,鲁卫东说,女友的回复激怒了自己。

“我想着,砍一下她弟弟,砍完缝几针就没事了,她肯定会主动给我打电话。”鲁卫东在女友家上了厕所,吃了点东西,翻找女友微信时,他发现女友的弟妹提出给她介绍男朋友,这令他更为气愤。

砍死女友弟弟母亲 逃离现场

鲁卫东称,其拿着刀从厨房进入女友弟弟的卧室,28岁的黄某正在睡觉。“我在屋里溜达,下不了手开门想走,发现有人开灯和喊叫,心里一害怕,就开始砍。”鲁卫东说,他记不清自己砍在哪、砍了多少刀,在此过程中,女友的母亲在后面打他,“我就扭脸抡刀继续砍,厮打中包被拽掉了。”

对行凶持续的时间,鲁卫东表示记不清,只记得离开前喊死者,二人都没反应。

“害怕,拼命往外跑,发现没人追我时就更害怕了。”鲁卫东说,跑到车上后,他报警并拨打急救电话。

最终民警在阎村镇小十三里桥找到他,“我问警察人抢救过来了吗,还让他们帮我给女友打电话问伤情”,鲁卫东回忆说。

凌晨4点,在廊坊姑姑家串门的黄女士接到弟弟电话,“他说姐姐救我,我知道出事了”,黄女士说,赶回家中,她得知母亲和弟弟的死讯。

“打着手电往门里看,老伴躺在院子里,手里拿着钥匙,手机扔在地上,身上、地上全是血。”黄女士的父亲说,进了屋,他又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儿子。


尸检报告显示,两名死者的头、胸、颈、上肢等多部位伤势严重。女友的母亲当场死亡,弟弟在被送医救治时身亡。


女友家人同时提出附带民事赔偿共6万余元,作为民事诉讼原告的黄女士念完起诉书,情绪激动,一边怒骂“混蛋”,一边起身将桌上的纸扔向鲁卫东,后被法警拦下。


鲁卫东坐在被告人席上,低着头,双手捂脸,一声未吭,之后表示愿意用名下唯一的面包车赔偿。


“他是豺狼,害我们家破人亡”,庭审结束后,黄女士及其父亲表示,鲁卫东“必须偿命”。


此案未当庭判决。


追访


闹分手后多次以自杀威胁


鲁卫东女友称其长期无业,家人从未反对二人交往却遭毒手


作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昨日,黄女士和父亲于开庭前抵达法院参加庭审,鲁卫东的父亲及多名亲属也到庭旁听,但直到庭审结束,双方都没有任何交流。


鲁卫东的父亲一早从山东老家赶来,他介绍,鲁卫东是家中独子,平时性格老实,多年来一直在外打工。儿子26岁结婚,与前妻育有一子,孩子如今已9岁,在山东老家由自己抚养,约4年前,鲁卫东曾将黄女士带回老家。对于儿子杀人,鲁卫东的父亲表示不解。


黄女士回忆,其与鲁卫东2012年经朋友介绍相识,后鲁卫东对其展开追求,一次弟弟的手受伤了,鲁卫东从老家赶到北京帮忙照顾,该举动感动了黄女士,不久二人确立男女朋友关系。


但此后黄女士发现,鲁卫东脾气并不像看起来那样好,工作也不够上进,生活还得靠自己养。黄女士说,其间二人多次闹分手,鲁卫东总是以跳桥、自杀等说辞相威胁。此外黄女士表示,鲁卫东对其不够信任,常登录她的微信,冒充黄女士跟微信中的好友聊天。


“跟他在一起压力太大了”,黄女士说,在与鲁卫东交往的5年里,她曾帮鲁卫东找过快递员等多份工作,但鲁卫东都干不长,多数时候鲁卫东都在家待业。案发前半个月左右,她再次提出分手后,鲁卫东从家中搬到大兴居住。分手时,黄女士还帮鲁卫东找了个开车的工作,月薪5000元。


黄女士回忆,一起生活时,鲁卫东能帮着家里洗衣服、做饭,与家人相处得也不错,从未显露过伤人的倾向。虽然母亲曾透露过担心女儿受委屈,但家人从未对二人交往表示过反对,弟弟还曾帮鲁卫东理发、刮胡子。


父亲和弟媳证言均印证了黄女士的说法,弟媳称,家人都未对鲁卫东和黄女士的恋爱提过反对意见,就连自己年幼的儿子都惦记着鲁卫东。


“半夜11点下班,我老伴都等着给做口饭吃。”黄女士的父亲说,每次劝说让其外出赚钱,鲁卫东都“一声不吭,然后该干吗干吗”,待业在家时,鲁卫东常独自开车外出,当快递员时也是常凌晨1、2点才回家。


“我说过他几次,男人要出去赚钱,但不管用”。在黄女士父亲眼中,鲁卫东并不是一个称职的女婿,甚至“一直靠女儿养,连老家的孩子都不管”。
本文已有301人浏览加载

最新爆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