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技能 > 揭秘网络直播收益内幕 被层次剥削

揭秘网络直播收益内幕 被层次剥削

作者:来源:时间:2016-05-30 18:21
3月21日消息,网络直播的兴起催生了网红经济,“某主播月入百万”甚至“月入千万”的消息常见诸于报端,吸引着更多人的投入这场盛宴,但网络主播的收入真的那么高吗?网路平台高额“打赏”分成主播又能拿到多少呢?《法制日报》记者深入采访业内人士,揭开网络直播行业收入、利益分成内幕。

“网络主播真的能收入千万元吗?”“有人说有的网络主播的年薪是1000万元,那么,如果能做到他的十分之一,年薪就是100万元。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回事。现在做网络直播,不要想着靠人气赚钱,实际收入比你想象的要少很多。”为什么大部分网络主播收入低,主要还是因为被层层克扣。



大部分小主播都不能让平台赚钱,反而是亏钱的,因为带宽费很高。一些平台每月的带宽支出高达千万元。宽带,决定了画质和速度,而这些因素又直接影响直播用户体验。受到高昂宽带费用影响,许多直播平台都在亏损。

最近两年,网络直播风头日盛。关于网络主播年收入百万元千万元的消息不断出现,吸引了大量年轻人进入网络直播间。然而,网络主播的收入真相究竟是什么?高额“打赏”如何分成?这些问题并不为外界所知,也成为一些直播平台漏税的可乘之机。近日,《法制日报》记者深入采访业内人士,揭开网络直播行业收入、利益分成内幕。

“网络主播真的能收入千万元吗?”

面对记者的问题,网络直播经纪人家文笑了,“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问我这个问题,然后说你小子是不是发财了,其实,都是错误的”。

多数网络主播收入不高

14时:起床,吃饭,化妆,开电脑打开设备,做好一切准备;

15时:开始直播;

18时:下播;在粉丝群里跟粉丝说会儿话,对重点粉丝要重点关心,也就是问候人家吃饭没有,今天是否加班,晚上什么时候回家;

18时30分:打电话叫外卖,上洗手间,看一下别的主播一天的收入,看看排行榜上哪个主播、哪个粉丝刷的多,一边吃饭一边和重点粉丝寒暄;

20时:继续直播,一直到24时,或者次日凌晨两点,看一天收入决定;

晚上下播后,在粉丝群里聊天半小时到1个小时,刷牙洗脸,敷面膜,其间手机不离身,一直和粉丝聊QQ、微信等;

4时以后吃点夜宵等。等重点粉丝都睡了,看粉丝信息动态了解粉丝日常,分辨有效粉丝;

次日7时左右吃点麦片然后睡觉。

14时起床,重复上述工作安排。

这是网络主播小莫的作息表。

小莫说,她最担心的就是,“粉丝对我不满意跑路,怎样发掘新粉丝,为什么别人收入比我高那么多”。

小莫做网络主播不到一年,月收入从当初的200元到现在的3万至5万元不等。

不过,小莫的收入与传闻中的百万元似乎相差很远。

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与共青团北京市委开展的调研显示,33.1%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元以下,14.6%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至1000元,15.9%的网络主播月收入1000至2000元,18.0%的网络主播月收入2000至5000元,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0元至1万元,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万元以上。

据业内人士介绍,经纪公司一般很少会和网络主播签雇佣合同,“一家经纪公司往往会和五六百个主播有合作,如果都签雇佣合同的话,光社保这一块的成本就会达到很高的数额”。


目前在北京经营主播经纪培训业务的胡云晓告诉记者,“说实话,网络主播多数也不愿意这样做,因为如果确定雇佣关系,就意味着要通过公司缴纳个人所得税。按现在的状态,网络主播与公司之间只是合作关系,个人受到的约束和监管比较小,那些月收入低于5000元的网络主播基本上都属于这一类”。

身价越高收入“泡沫”越大

“泡沫”,对于目前很多网络主播的收入,家文是这样评价的,“年收入百万元甚至千万元,只是推广的一个宣传口号”。

在业内人士看来,网络主播这个行业首先需要“辟谣”的是,并不是每个观看网络直播的网友都会送礼物。“假如看一个直播的网友真实人数在100,会送礼物的不会超过20%。也可以说,在整个平台的用户量里,靠20%送礼物的用户去维护整个运营,平台都存在烧钱现象,就看谁能烧到最后。”家文说。

据胡云晓介绍,就网络主播的提成来说,收到不同的礼物,提成并不一样。比如,礼物“游轮”是1314元人民币一艘,但是网络主播只能拿到400多元的提成。大部分礼物的提成是50%,这50%的提成里还有20%至30%是公会提成(所谓公会,即各大网络直播平台上,一定数量的签约主播构成一个个组织,有的称为公会,有的称为家族。公会、家族规模不等,主要维护旗下主播艺人的直播现场、粉丝互动和发展管理——记者注),所以主播可以得到的礼物提成为35%至40%左右,再扣除8%的个税,网络主播拿到手的提成应该是35%左右。

“身价越高的网络主播,泡沫越大。网络直播这个行业现在没有十分规范的制度和行情,完全就是商演厂家报个价,经纪公司再哄抬起一个价钱,最后双方协商,能达成一致的就合作。”据家文透露,之后就会对外报价,能报多高报多高,“也有很多二道贩子和渠道中介等,在里面层层加价。市场行情可以说是非常混乱的”。

网络直播行业“泡沫”的最后受益人是谁?

家文给出的答案是——渠道中介、经纪公司是第一受益人,网络主播是第二受益人,“网络主播拿到手的钱并没有宣称的那么多,其中原因就在于层层扣款”。

网络主播三种盈利模式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一些网络直播平台一边大手笔砸下千万元买网络主播,另一边却在拖欠小主播的费用。

按照家文的话来说,大主播与小主播的收入相比,“差距不成比例”。

“有人说有的网络主播的年薪是1000万元,那么,如果能做到他的十分之一,年薪就是100万元。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回事。现在做网络直播,不要想着靠人气赚钱,实际收入比你想象的要少很多。”胡云晓说。

胡云晓向记者介绍了网络主播的盈利模式:

第一种是时薪。直播平台会根据主播每小时的直播人气支付薪水。比如每小时的人气在10万以上的,1小时给多少钱。就这种盈利模式来说,网络主播的收入跟人气划等号。也就是说,人气越多,收入越高;

第二种是礼物。就是网友花钱买礼物送给网络主播,网络主播在层层扣款后拿到分成。这种模式不依赖于人气,网络主播的个人魅力更加重要。比如,一个女孩子的人气只有七八千,但是她的收入可能比那些有十几万人气的游戏主播还高;

第三种是衍生副业。比如,接广告、卖东西做电商。现在很多大主播都会这么做,而且在电竞直播初期,这种模式是网络主播很大的收入来源。不过,电商这种模式是衍生副业里最初级的商业模式,如果你的电商是卖零食、卖衣服的,收益会很低。

“一个网络直播平台的主播,称得上一线的,只有万分之一,甚至更少。每个平台也就四五个一线主播,这些一线主播确实能给平台带来很大的收益。收益大,平台给的资源当然就多,而且签约费那么高,平台肯定是要赚回来的。这就导致了平台会力捧那些高薪签约的主播,基本上会把80%的资源都用在一二线主播身上。而大部分小主播都不能让平台赚钱,反而是亏钱的,因为带宽费很高。”胡云晓说,除了人力成本之外,大量的设备投资成本也十分高昂,宽带投入是其中的一大部分。一些平台每月的带宽支出高达千万元。宽带,决定了画质和速度,而这些因素又直接影响直播用户体验。受到高昂宽带费用影响,许多直播平台都在亏损。

不过,现实是,网络直播平台也不能不要这些小主播。对此,业内人士给出的原因是,“如果都是大主播,那就不叫直播平台了,不如改名叫‘大咖秀’,其商业模式也就垮了,就不再是全民直播。所以,网络直播平台需要通过融资填补这些不能直接盈利的小主播的亏损”。

“网络主播真的能收入千万元吗?”“有人说有的网络主播的年薪是1000万元,那么,如果能做到他的十分之一,年薪就是100万元。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回事。现在做网络直播,不要想着靠人气赚钱,实际收入比你想象的要少很多。”为什么大部分网络主播收入低,主要还是因为被层层克扣。

大部分小主播都不能让平台赚钱,反而是亏钱的,因为带宽费很高。一些平台每月的带宽支出高达千万元。宽带,决定了画质和速度,而这些因素又直接影响直播用户体验。受到高昂宽带费用影响,许多直播平台都在亏损。

最近两年,网络直播风头日盛。关于网络主播年收入百万元千万元的消息不断出现,吸引了大量年轻人进入网络直播间。然而,网络主播的收入真相究竟是什么?高额“打赏”如何分成?这些问题并不为外界所知,也成为一些直播平台漏税的可乘之机。近日,《法制日报》记者深入采访业内人士,揭开网络直播行业收入、利益分成内幕。

面对记者的问题,网络直播经纪人家文笑了,“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问我这个问题,然后说你小子是不是发财了,其实,都是错误的”。
本文已有1180人浏览加载

最新爆料